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 繁华总是浅薄的,只有平淡才是深刻的。

红梅花开.要笑得灿烂,令世界黯然,就算忧伤也要无比鲜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班级乱事儿  

2017-04-13 11:00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狐狸尾巴被抓

  四月初的中午,太阳已经暖烘烘地,人也懒洋洋起来。我骑着电动车,接儿子回来,远远看见三个孩子,喝着饮料,悠然地晃悠在大街上。我的脑袋顿时一阵纠疼,怎么可以下来这么远玩呢?我赶紧过去问:“你们干啥去了?”三个孩子蓦然地盯着我,显然他们内心已经冒火了,害怕被我当街批评吗?周围投来异样的目光,担忧的心顿时没了主张。我儿子上初二了,过这条大马路,我还是不放心,经常接送,可是这几个孩子遽然毫无安全意识。难道是我的安全教育不够吗? 我明显是每周班会都要强调的,还特意安排了午休时间、阅读闲书时间和练字时间。三个孩子傻愣愣地望着我,期待一场暴风雨的来临。“过马路注意安全!赶紧回学校!”我的脑子乱哄哄的,赶羊似的,把他们三个赶回学校,心里才踏实了些。

       一整个午休时间,我都没有办法让自己安静下来。春节过后,我才接这个班,由于心换班主任的缘故吧,班级纪律乱糟糟。孙校长提醒我,这个班里有几个难治,注意严管,否则就会乱套。我时刻关注着,随时随地处理出现的问题。石法震说家长在校外的小饭桌交钱了,让他外出吃饭。当时,我也没有多想,只是嘱咐他吃饱了立即回学校。后来,我才明白,是她们三个人园艺在一起而已。

      下午,我刚到办公室里,三个孩子低着头,前来主动承认错误。我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,马路安全的重要性,并告诉他们车祸时有发生,与其出去惹麻烦,不如躲在学校里看书写字。他们随意我说什么,都点头如捣蒜。我让他们回家告诉家长这件事情的经过,要求家长晚上与我交流对这件事的看法。

      晚上,两位家长表示理解和支持我的做法。我要求家长必须严格要求孩子,光有学校教育是不够的,家长在那个必须配合。家长必须与小饭桌经营者协调好,管理孩子在校外逗留的时间,否则孩子的安全问题无法保障。石法震的家长没有打电话,确实是当初说谎了,我不再允许他外出吃饭,他也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 爱恨有加

      由于学校操场重新修理,体育课缩掉一节,周三体育改上数学课。我提前与数学老师打好招呼了。可是,翟斌和侯颖异没事儿找事儿,问体育老师在哪里上体育?孙老师是学校副校长,杂物缠身,就是平时也没时间上课,只是孩子们自由散漫随意玩耍罢了。学校安排,孙老师早就忘记九霄云外去了。“今天体育课吗?在小广场上吧!”两个女孩子乐颠颠地跑回教室,宣布这个好消息。全班轰然,抱着足球,呼呼地跑出教室,把数学老师晾到讲台上了。看着乱作一团的孩子们,我的头有些疼了,愤怒地盯着她们。有眼色的同学立即,把手指放到嘴边,轻声“嘘——”,队伍顿时安静下来。班长气呼呼地说:“老师,我昨天就说了,今天这节课上数学,可是他们都不听!”我强忍住怒火,淡淡地说:“好!大家喜欢体育课是好事儿,但是体育老师没来之前,大家就站在这里等着,直到老师来了才可以。”我直到孙老师在开会,一时半会儿开不完。班长汇报李怡诺不舒服,我允许她回教室。张子轩汇报,陈振烨牙疼,我允许他回教室。队伍笔直地站在阳光下,没有人说话,似乎大家明白闯祸了。明明,我昨天强调过了,她们为什么不听话呢?我的愤怒并不少与班长!

         在办公室里,我如坐针毡,干脆出去走走。我走过队伍尾部的时候,赵发斌突然轻声说:"老师,对不起!我们不应该不听话!"我有些动容了,这家伙平时是最调皮的,天天没事儿找事儿,今天竟然这样懂事儿。我拍了拍他的后背,“好!,知道错误就好,回去吧!”我转悠了一圈,再次经过队伍的时候,又有几个孩子道歉,我的心里瞬间设计能力万道阳光,原来孩子们也是很可爱的哦!“凡是知道错了的同学回教室,但是散布谣言的同学必须留下!”我的话不高不低,恰好可以让翟斌和侯颖异听见,她俩收住了准备离开的脚步。其他同学若无其事地走了。我没有看她们俩,头也不回地跟着同学们离开。她俩跟我到了办公室,红着眼睛,低着头,“老师,对不起!我们没有弄清楚情况就乱说话,以后我们会注意的!”我严肃地说:“学校规定,班级纪律,大家必须严格遵守,否则,学校和班里都会乱作一团,如何还能学习呢?这虽然是小事儿,但是如果养成不遵守纪律,不服从集体的习惯,终究会酿成大祸!你们想想,如果这是部队作战呢?那可是生命啊!有时候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弥补的!”

       放学了,班里的学生迟迟没有出来,其他班都走完了,才陆陆续续,慌里忙张地窜出来。原来,她们都在教室写检讨书。我的内心又是一阵纠疼,仿佛一只铁锤狠狠砸在心里,多么懂事儿的孩子们!是不是我有些小题大做了呢!

    班长囧事

     上课铃响了,嗓子忽然有些疼。我没有多想什么,所以点班长讲题。班长的脸色微微一变,笑着走上讲台。含糊不清的声音里,似乎夹杂着不安。平时,她的声音可是尖利无比的,今天怎么会这样呢?或许,她有些紧张吧!她忽然停下来,歉意满满的小脸皮笑肉不笑,“劈头盖脸,这个我不会。”我没有做出任何评价,随机问:“谁会?”赵瑞利落地回答:“形容冰雹来势凶猛。”我笑着问赵瑞,“你是如何知道答案的呢?”赵瑞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查的!”“很好!不会的字词,就应该查阅清楚,这才是学习!”赵瑞的眼神泛起光彩。“如果考试遇到这种问题咋办?还能查吗?当然不能,那咋办?要学会联系上下文思考!首先找到这个词语所在的句子,其次看看句子里的词语是描述谁或什么,最后大体揣摩词语意思,用近义词替换法也可以。”同学们豁然开朗,不由自主地异口同声,“哦------”

         班长继续讲题。她的声音颤巍巍的,生怕吓着谁,或者惊醒谁似的。我示意大家认真听,尽管同学们竖直了耳朵,可是班长的声音渐渐消失了。我故意大声提示:“继续讲题!抓紧时间!”她不好意思地抬起头,磨磨蹭蹭地轻启朱唇,“老师,这个我不会。”同学们惊讶地盯着她,有的同学还夸张地把嘴巴扩到最大,把眼睛瞪到最圆。班里的气氛有些诡异,似乎大家都在等待我的处理。我毫不在意地说:“用刚才老师告诉你们的方法,口头做,立即!”她的脸着火一样红,不过,班长就是班长,身经百战不是虚的。很快,她说出了正确地答案。凝滞的空气一下开始流通了。好景不长,下一个题,她又卡住了。我走上讲台,右手轻轻搭在她的肩头,看着空空如也的作业,笑嘻嘻地说:“哎呀!班长这次水平提高了,这种没有任何难度的问题,即兴口头做,完全可以。”她不自在地扬了扬嘴角,深深的酒窝一闪而过。两秒钟的反应,她就正确无误地说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 最前排的赵文斌,似乎看出了眉目,嬉皮笑脸地问:“老师,您是不是该请班长喝下午茶了呀!”“当然啦!老师向来公平,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!”“老师威武!”班长的好友忍不住愤怒了,“赵文斌,你多次被老师请喝茶,是因为你是个屡教不改的惯犯,班长仅此一次而已,下不为例即可,对不对,老师?”我只是微笑着,没有说话。班长沉着地说:“我应该接受老师的惩罚,因为我确实没有认真完成作业。我利用了老师对我的信任,侥幸地认为老师查不到我。”赵文斌缩了缩脖子,眨巴了几下小眼睛,偷偷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 放学了,我把孩子们送到大门口,万宪峰妈妈走过来,与我交流万宪峰的情况。十几分钟过去了,我才回到教学楼。夕阳射进楼道,把那纤小的身影拉得长长的。见到我回来,她已经泪流满面,我笑着说:“哭什么?哭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!做错事情必须付出代价!”倔强的小妮子用手抹了一把泪水,“对!我不哭!承担!无论,您如何惩罚!我都可以接受!”“把今天的事情写出来!”    她惊愕地等着红肿的眼睛,“仅此而已?”“是的!”她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,“我明白了!老师,对不起!”“不!你没有对不起我,对不起的是你自己 !上次月考,我就怀疑你的成绩,现在我找到了答案,不知道你找到了吗?”她使劲儿点点头,抽噎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一起走出教学楼,夕阳慈祥地挂在西天,金色的圆球,已经没有了刺眼的光芒,柔和得令人迷醉。整个校园都浸染在这种柔和的金光里,好惬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